太原同济医院中医肿瘤科
太原同济医院中医肿瘤科
当前位置:主页 > 淋巴癌推荐 >

    【中美病理高峰论坛】Ralph Hruban教授谈精准时代

    发布时间:2019-10-01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2019年3月30日,第五届中美病理高峰论坛暨浙江省病理专科联盟成立大会在杭州召开。大会由迪安诊断、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浙江省肿瘤医院共同举办。会议期间,20多位国内外知名专家开展专题讲座,近500位全国临床、病理、检验、医生参会。【肿瘤资讯】有幸邀请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病理学系主任、国际知名病理学家Ralph Hruban教授分享5年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与迪安诊断开展病理学合作的经验和成绩。

    c3a49ee72ad27678bb50611bc5b4d82.jpg

    5f2d7d9e88bcbdc8c42135fc228e2fa.jpg

                   
    Ralph H. Hruban
    教授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首席病理学家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病理系主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索尔·戈德曼胰腺癌研究中心主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胃肠/肝病理诊断室主任
    美国和加拿大病理学会理事会成员
    德国医学院院士

    今年是第五届中美病理高峰论坛,迪安-霍普金斯也合作了5年,请您分享一下5年来的合作历程和成绩。

    Ralph Hruban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和中国的合作历史非常悠久,可以追溯至一百多年前。在此次会议上,我也介绍了这段历史,我们最早和北京协和医院开展协作,当时我们医院的第一任病理系主任受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邀请来到中国,在中国建立了第一个基于现代西方科学的医学院。我从这一源远流长的历史中也深受鼓舞,作为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第九任病理系主任,我非常荣幸,也有义务和责任将中美合作继续下去,在此基础上,我们和迪安建立了这样的合作。

    5年来,我们的合作主要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教育层面。主要包含两点内容:一是我在讲座中介绍的,我们双方合作开发了一个基于iPad的教育软件。这个教育软件是基于双方受益的原则,包含中英文版本。在这一软件的开发过程中,迪安也积极参与,做了大量的工作。另外,迪安和霍普金斯医院合作举办的中美高峰论坛,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了。在这一高峰论坛上,霍普金斯和中国方面都有专家进行讲课分享,大家相互学习,增加认识和了解,有利于今后开展进一步的合作。

    第二,远程病理会诊。10年前,我们还无法进行这样的远程会诊,近年来,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能够进行这一合作。具体的做法是,临床医生遇到难以诊断的疑难杂症,可以将病理切片进行扫描,上传至霍普金斯病理远程会诊平台,再由霍普金斯委派专家进行阅片、报告。如我们本次会议邀请到的国际上非常知名的消化道肿瘤专家,也曾经帮助中国医生会诊过很难确诊的罕见病。在远程会诊的过程中,可以帮助临床医师提高临床实践的能力。

    第三,科研项目开展。这一方面,目前我们还在计划准备中,其中牵涉医生科研思路的训练、课题的设计等,相信今后一定会有这样的合作机会。

    在美国,病理医生之间,病理医生和其他医生之间,是怎样开展合作的呢?

    Ralph Hruban教授:我一直致力于促成各方之间的合作。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是个综合性的医院,不同背景人员之间的合作可以让我们更为高效的工作。从我个人的体会而言,作为胰腺癌肿瘤领域的病理专家,我的职业生涯也从合作当中受益匪浅。约翰·霍普金斯病理系的胰腺癌诊断在国际上排第一位,这一成就也是建立在合作之上。

    我们的合作可以分为三个层面:第一,病理系内部医生之间的合作,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专长,除了普通的病理读片外,还包括遗传学、细胞学等各个层面,相互之间可以开展合作。明天晚上开什么生肖好

    第二,约翰·霍普金斯各个系之间的合作,即跨学科之间的合作。在我们医院会定期召开Speed Dating(快速约会),集合肿瘤学家、放射学家等。因为牵涉的医生很多,每个医生限定发言两分钟,就某个疾病发表个人看法。例如和生物医学工程之间的合作,可以促进病理学的发展,如诞生了新的电子显微镜,对病理医生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帮助和支持,这非常重要。

    第三,超出学院之外的合作,如美国国内各个学院之间的合作,甚至包括国际合作。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和亚洲很多国家,如中国和日本都有开展合作。这一合作的开展,有非常深层的含义,如为某一个疾病制定诊断标准,一起推动医学事业的发展。

    肿瘤精准医疗时代已来,病理医生的角色有何变化?

    Ralph Hruban教授:一句话总结,在精准医学时代,病理医生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过去,病理医生只需要进行比较简单的诊断,如肺癌;而目前我们的病理诊断需要更进一步,如肺腺癌是否伴随有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基因突变,这对指导临床用药是非常重要的。过去,同一病理类型的患者,接受的治疗都是相似的;但是现在不同,同属于肺癌的患者,可能适合不同的治疗方案。从这个角度讲,病理医生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在美国的多学科讨论中,病理医生发言权很大,声音被很多人听见。中国在这方面还需要加强。

    迪安与霍普金斯在搭建中国病理医生桥梁,培养病理人才方面,是否有什么实际行动和计划?  

    Ralph Hruban教授:青年医生的培养方法和途径,主要可概括为以下六个方面:

    第一,通过会议形式,邀请国外的教授进行一些讲座分享,如今天的中美论坛,就是一次非常好的培训。

    第二,借助于当下技术的发展,如刚刚介绍过的基于iPad学习软件。

    第三,远程会诊,提高业务能力。

    第四,领导力培训,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提供一些领导力培训课程。

    第五,小组学习方式,如安排几位年轻医生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学习2周左右,主要是去各个科室轮转,如去参观考察测序实验室、免疫学实验室等。

    第六,单个医生的专科培训,进行更长时间的培训学习,一般一到两年,参与一些研究项目,开展研究课题等。

    随着肿瘤精准医疗时代的到来,分子病理诊断作为精准医疗的基础,将具有怎样的地位?

    Ralph Hruban教授:精准医学是今后医学发展的方向,因此,目前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也成立了精准医学中心,开展多学科的合作,虽然已经超出了传统病理学的范围,但病理学在其中仍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现代的病理学不仅包括传统的组织学分型,还包括测序、分子病理等多个方面。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个人比较非常感兴趣,也认为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就是医学计算的发展,随着测序数据的不断积累,越来越多的医学信息需要处理和分析,其中都牵涉计算。在精准医学的推动上和践行上,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也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关于未来医学技术的发展,这一重任应该交给年轻人,年轻人有较强的学习能力来拥抱技术,也有很多新鲜的想法、创造力和思维等。此外,让我们很欣慰的是,现在的年轻人非常关注精准医学的发展,期望他们在这方面能够得到更多的培养和成长。

                       




    上一篇:人类完败……诊断乳腺癌,30小时病理分析竟不如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