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同济医院中医肿瘤科
太原同济医院中医肿瘤科
当前位置:主页 > 淋巴瘤 > 淋巴瘤诊断 >

    精准防控,精准诊疗|《第二十一届现代妇科肿瘤

    发布时间:2019-10-30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来源:肿瘤资讯

    2019年9月7日作为《第二十一届现代妇科肿瘤临床诊疗规范与进展研讨班》第三天的日程,会议内容为常见妇科恶性肿瘤诊治相关的精彩讲座,同时也为临床医生更新了妇科恶性肿瘤的基础及临床研究。会议重点讨论卵巢癌手术、免疫及放射治疗的最新进展,并集中讨论涉及其他常见妇科恶性肿瘤的临床治疗相关问题。国内外众多妇科肿瘤领域专家汇聚一堂,为现场350多位学员们带来一场场精彩的学术盛宴。

    开幕式 吴小华教授致辞

    吴主任回顾了自1997年来21届《现代妇科肿瘤临床诊疗规范与进展研讨班》发展历程,规模已向国际化靠拢,形式向多样化发展,但办会的宗旨与初心不改:分享复旦肿瘤妇科肿瘤手术的经验;推广妇科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理念;传播临床研究的最新成果进展;提供国内外妇瘤领域顶级专家交流平台。目标依旧:努力培养中国合格的妇瘤科医生。作为国内成立最早的妇瘤专科,这是我们的责任。22年来,邀请了许多国内外专家的授课和手术示教,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参与和帮助,这是对我们办会的最大支持,也希望听到与会者的反馈。

    屏幕快照 2019-09-08 下午6.50.56.png

    崔恒教授:上皮性卵巢癌的个体化初始治疗(初次减瘤 vs 新辅助化疗)

    北大人民医院的崔恒教授讲到,目前NACT-IDS的选择仍有争议,PDS在美国仍是首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R0切除会使患者获得最大收益。因此,评估初始治疗手术达到无肉眼残留的可能性对治疗方案的选择及其重要。腹腔镜检查的预测模式便是其中一种评估方法。JCOG0602研究比较了在Ⅲ/Ⅳ期卵巢癌中,新辅助化疗组及直接初始手术组患者OS及PFS,发现NACT组R0患者 OS达67个月,而PDST组 R0亚组尚未到达观察终点,并且在两组中,R0组患者OS及PFS均优于R1及R2组,对组织学分型发现,透明细胞癌/黏液性卵巢癌中,选择PDST优于NACT。最后,崔恒教授再次总结并强调,手术操作水平是影响初始肿瘤细胞减灭术的重要因素。提高决策水平,提高手术技巧和能力,多学科合作等可提高手术治疗和效果。

    图片1.png

    吴鸣教授:复发性卵巢癌的手术治疗

    吴鸣教授认为,卵巢癌的初始手术是卵巢癌治疗中最重要的环节,直接关系到患者的预后。初始减瘤手术中能够获得R0切除的患者,在OS上显著优于R1及R2切除患者。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治疗,因为其很难治愈,同时伴有20%~30%的并发症,因此首先需要明确手术的目的及所要达到的目标。铂耐药复发患者除外淋巴结复发等特殊情况外,一般不考虑手术。而对于铂敏感复发的卵巢癌,首选手术还是化疗,吴鸣教授介绍有了DESKTOPⅢ 和GOG-213两项研究。DESKTOPⅢ研究发现在铂敏感复发组,手术切净后患者PFS获得明显延长。GOG-213研究比较紫杉醇+卡铂与紫杉醇+卡铂联合贝伐珠单抗,结果显示,联合贝伐珠单抗改善PFS,OS无差异。最后,吴鸣教授再次强调,对于晚期卵巢癌,初次手术应以R0为首要目标,只有铂敏感复发的患者才适合手术,但是只有能够R0的患者才能从手术中获益。因此,术前评估及其重要,正确的医院,合适的医生有利于病人的获益。

    图片2.png

    周琦教授:上皮性卵巢癌的生物靶向治疗

    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周琦教授从传统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到PARPi的使用,详细介绍了上皮性卵巢癌的生物靶向治疗。卵巢癌的标准治疗一直是手术和化疗,随着分子病理及基因诊断技术的进步,卵巢癌的治疗靶点及靶向治疗异军突起,现在卵巢癌的靶向治疗进入了新的时代。GOG-218研究探索性分析了临床、病理和分子特征,发现大多数抗血管生成药物可观察到PFS获益,OS无显著差异。而PARPi药物可谓是卵巢癌治疗史上的里程碑。另外,对于铂耐药复发卵巢癌中,小分子血管靶向药物阿帕替尼联合口服化疗药VP-16取得了令人期待的疗效。周琦教授认为,对于新诊断的卵巢癌,彻底减瘤手术+足量足疗程化疗是必要的,并可以考虑PARPi一线维持治疗。对于PARPi的二线维持治疗,其不良反应主要集中在前三个月,长期安全性良好。对于铂耐药卵巢癌,首先要做到减少人为耐药的发生,另外可以考虑探索PARPi单药,以及其联合免疫、抗血管生成药物、化疗药物等。

    图片3.png

    鹿欣教授:妇科肿瘤的免疫治疗进展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鹿欣教授从肿瘤免疫疗法的作用机制开始,深入浅出的介绍了不同妇科肿瘤的免疫治疗进展。研究发现不同组织类型卵巢癌的PD-L1表达率不同,其中卵巢透明细胞癌免疫治疗前景值得期待。对于复发耐药的卵巢癌可考虑多靶点联合治疗。PD-1单抗(帕博利珠单抗)+脂质体多柔比星在复发铂耐药卵巢癌中,患者能获得较好的临床受益率、总反应率以及良好的耐受性。在PD-L1阳性晚期宫颈癌中,帕博利珠单抗有活性且安全。对于复发转移子宫内膜癌,免疫治疗进展并不多,其中林奇综合征患者可能可以从免疫治疗中获益。另外鹿欣教授还介绍了免疫治疗的“假进展”以及“超进展”,并提醒临床医生建议6月后评估患者疗效。总的来说,卵巢癌免疫治疗ORR约10%~15%,疾病稳定20%~45%。MSI-H或TMB-H的患者中,使用PD-1单抗可能更容易受益。

    屏幕快照 2019-09-08 下午7.03.43.png

    柯桂好教授:放射治疗在上皮性卵巢癌中的应用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柯桂好教授结合卵巢癌的特点为我们介绍了放射治疗在上皮性卵巢癌中的应用。早年的研究显示上皮性卵巢癌中性全腹放疗疗效不优于化疗,且副反应更多,因此目前放射治疗在卵巢癌中的应用主要为姑息性放疗。全腹放疗可能应用的适应症为肠梗阻的姑息治疗,铂类耐药腹盆播散的姑息放疗,调强全腹放疗更优。Ⅰc,Ⅱ期透明细胞癌,黏液性癌,子宫内膜样腺癌可能从术后放疗获益,主要采用全盆腔放疗的模式。对于某些复发病灶,放疗在多学科诊疗模式下能有很高的生存获益,同时放疗也是最有效的姑息治疗方法。

    屏幕快照 2019-09-08 下午7.07.10.png

    Takayuki Enomoto教授:日本妇科肿瘤协会JOGO:历史、现况和展望

    日本妇科肿瘤协会(JGOG)现任主席、日本新泻大学的Enomoto教授远道而来,为大家分享了日本妇科肿瘤协会JOGO的创办历史、现况和未来展望。JGOG历史悠久,1981年首先成立了宫颈癌化疗研究组,其后又成立了妇科恶性肿瘤化疗研究组,并在2002年获批非盈利组织。截止今年2月共195家有条件实施临床试验的机构加入,包括常规会员1008人。JGOG目前的组织架构涵盖临床试验、国际合作、教育出版和公共事务等各个领。他们的工作目标即通过多中心合作研究来发现并使用最有效的化疗方案。积极推动新诊疗方案、新适应证和新药支持的临床试验的开发和实施,积极进行妇科恶性肿瘤的宣教科普和国内外的交流合作。Enomoto教授为我们重点介绍了他们从2007年开展至今的妇科肿瘤学者临床试验学习班,力求在紧凑的三天课程中培养年轻的妇科肿瘤学者在临床试验上的设计、创新、合作、实施能力。JGOG独有的运转模式使得他们可以调配赞助资金和项目管理,选择合适的中心与CRO协调合作,因而可以招募到大量的临床试验受试者,以进行大量高质量的临床试验研究。亚洲人群的妇科肿瘤诊治尚留有许多待研究的领域,JGOG在临床研究上的成果经验给了大家许多启发。讲座后吴小华教授为Takayuki Enomoto教授颁发证书并合影留念。

    图片6.png图片7.png

    涂小予教授:卵巢交界性肿瘤的诊断和临床意义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病理科的涂小予教授,同时也是复旦大学妇科肿瘤多学科诊疗团队的病理专家,为我们介绍了卵巢交界性肿瘤的病理诊断及其临床意义。卵巢交界性肿瘤整体预后良好,其中50%为交界性黏液性肿瘤,45%为交界性黏液性肿瘤。浆液性交界性肿瘤(SBT)分为经典SBT(即不典型增生性浆液性肿瘤)和微乳头型SBT(即非浸润性低级别浆液性癌)。涂教授指出,微乳头型、腹膜浸润性种植和微浸润性癌有更高的风险发生浆液性癌。而微浸润和淋巴结累及对预后无不良影响。SBT的BRAF突变率为13%,而与其后发生的浆液性癌的基因突变一致率达92%,提示部分浆液性癌为SBT进展。黏液性交界性肿瘤(MBT)大部分预后良好,不出现腹膜种植,约40%~55% MBT伴有粘膜内癌,但预后仍较好,可能仅有更高的复发率。微浸润对MBT预后也没有不良影响。但在诊断MBT香港赛马会站时需首先除外卵巢转移性癌。

    图片8.png

    杨佳欣教授:卵巢恶性生殖细胞肿瘤的治疗

    北京协和医院的杨佳欣教授与我们分享了卵巢恶性生殖细胞肿瘤中高危病人的治疗心得与宝贵经验。卵巢恶性生殖细胞肿瘤患者平均年龄(21岁)较低,未生育的比例也高,杨教授指出,应重视高危病人的初诊治疗,避免初次治疗不规范引发的耐药及未控,通过手术和化疗积极争取治愈的目标。杨教授强调,无瘤手术是治疗高危患者的根本,而保留生育功能的手术也不会影响患者的预后。而化疗在恶性生殖细胞肿瘤的地位也不容轻视,对于高危的胚胎癌、内胚窦瘤,无性细胞瘤和未成熟畸胎瘤,都应进行规范、及时的化疗。杨教授也呼吁大家对这部分罕见肿瘤引起重视,积极开展相关的研究,尽可能地为这些年轻的生命争取机会。

    图片9.png

    Yong Man Kim教授:现实世界中妇科肿瘤手术治疗的进展

    韩国妇科肿瘤协会(KGOG)现任主席、韩国峨山医学中心妇产科主任 Yong Man Kim教授的演讲从宫颈癌、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三大方面,分享了最新研究进展和热点问题。第一方面,宫颈癌:对低危人群的个体化改良手术;保留生育功能根治性宫颈切除的个体化策略;微创手术,LACC研究的进一步研究;更为大家带来了淋巴静脉吻合技术,能改善多数患者下肢淋巴水肿的症状。第二方面,子宫内膜癌:主要分享了各种前哨淋巴结活检技术及其在低危型内膜癌中的研究。第三方面,卵巢癌:讲述了新辅助化疗、中间型肿瘤细胞减灭术、微创手术及腹腔热灌注等热点问题。讲座后吴小华教授为Kim教授颁发证书并合影留念。

    图片10.png图片11.png

    吴小华教授:宫颈癌根治术Q-M分型及其关键技术

    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吴小华教授,为大家带来“从Q-M分型浅谈宫颈癌根治术的关键技术”的精彩讲座。首先,吴小华教授简单回顾了宫颈癌手术治疗的发展史,并指出了宫颈癌根治术Piver分型的局限性。在此基础上,吴小华教授聚焦于最新的Q-M分型,深入浅出,从文字描述、示意图、解剖图等各角度为大家解释了各种分型的切除范围及手术要点,特别指出膀胱宫颈韧带处理和输尿管处理的要点。进一步,吴小华教授给大家分享了根治性子宫切除术的精彩手术录像,结合录像,毫无保留地和参会同行分享了宝贵的手术经验和体会。此外,吴小华教授还介绍了根治性宫颈切除的手术方法和技巧。最后,吴小华教授用“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鼓励和激励各位远道而来的参会嘉宾。

    图片12.png

    刘继红教授:盆腔脏器廓清术在复发宫颈癌治疗中的应用

    来自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刘继红教授,为大家带来“盆腔脏器廓清术在复发宫颈癌治疗中的应用”的精彩讲座。首先,刘继红教授简单明确地阐述了盆腔脏器廓清术手术的适应征和反适应征。接着,结合解剖图谱、手术标本和具体病例,向参会同行介绍了盆腔脏器廓清术的分类。从治疗角度分类,盆腔脏器廓清术可分为治愈性和姑息性。刘继红教授指出,改善生活质量为目的的姑息性手术同样重要。刘继红教授和大家分享了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治疗的45例患者,中位随访期10个月,中位总生存期48.5个月,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为40%,肠瘘和尿瘘为主,并没有手术相关死亡率发生。此外,刘继红教授和大家分享了腹腔镜下进行盆腔脏器廓清术的体会和经验,但由于LACC研究,腹腔镜手术目前只为探索,并未进一步深入。

    图片13.png

    李琎教授:宫颈癌保留生育功能治疗的研究进展

    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李琎教授,为大家带来“宫颈癌保留生育功能治疗的研究进展”的精彩讲座。李琎教授聚焦于宫颈癌保留生育功能,从共识及争议、术后如何提高生育结局、新辅助化疗后保留生育功能手术及微创手术的应用等四大方面,为参会同行带来了一场学术盛宴。李琎教授展示了所在中心333例经腹根治性宫颈切除的最新随访结果,该样本量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数量,5年无复发生存和总生存高达96.3%、98.6%,进一步证实了“复旦标准”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该标准已被写入国际权威NCCN指南。李琎教授还分享了复肿在保留生育功能方面的最新研究结果,新辅助化疗后行保留生育功能手术,从化疗方案及化疗周期等,并毫无保留地分享了所在中心的宝贵经验。

    图片14.png

    吕卫国教授:子宫肉瘤的治疗进展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吕卫国教授带来了题为“子宫肉瘤治疗进展”的精彩演讲。子宫肉瘤是一种罕见间叶组织来源的恶性肿瘤,吕教授从子宫肉瘤的流行病学、病理分型及病理特征、主要治疗策略等几大方面揭示了目前子宫肉瘤的医学现状及待解决的主要问题。吕教授提出子宫肉瘤目前治疗以手术为主,是否切除双侧附件在不同类型肉瘤中仍存在争议,盆腔淋巴结清扫术对大部分子宫肉瘤治疗无益。但术后辅助放化疗可明显控制局部复发,提高患者总生存。靶向治疗及免疫治疗在子宫肉瘤中的应用开始崭露头角,血管靶向及PD-L1单抗或可改善晚期或复发子宫肉瘤预后。此外,鉴于目前无肯定临床或影像学检查可以准确区分子宫肌瘤及子宫肉瘤,吕教授从临床及基础研究分析子宫肌瘤及肉瘤的异同,提出术前血清CA125水平有望成为重要鉴别指标之一,但仍缺乏确实的临床证据。

    屏幕快照 2019-09-08 下午7.13.19.png

    林仲秋教授:卵巢癌淋巴结清扫的意义

    对于“卵巢癌是否需要清扫腹膜后淋巴结”这一话题,国际上一直存在热议,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林仲秋教授针对此问题展开了一场精彩的演讲。林教授首先提出上皮性卵巢癌中淋巴结转移的发生率较高,有超过一半的Ⅱ~Ⅳ期患者出现淋巴结转移。2018年前多项回顾性分析提示接受淋巴切除者有生存获益;同时多项前瞻性随机试验提示对于早期和晚期卵巢癌患者,系统切除淋巴结并无明显生存获益,但也会增加手术时间、出血量及术后并发症等。然而,2019年最新指南根据LION临床研究结果作出相应更改,提出切除能够切除的肿大或可疑淋巴结,而阴性的淋巴结可无需切除;ⅢB期患者应行双侧盆腔及主动脉旁淋巴结切除术。但是林教授指出对于上皮性卵巢癌是否需要清扫腹膜后淋巴结这一问题,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证据及更多的研究支持。

    屏幕快照 2019-09-08 下午7.14.16.png

    杨文涛教授:子宫内膜癌病理新进展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杨文涛教授作为妇科恶性肿瘤方面著名的病理学专家,带给大家的是关于子宫内膜癌病理新进展的演讲,并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看法。首先,杨教授提出目前子宫内膜癌的病理分级仍不完善,与临床治疗的衔接方面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如部分子宫内膜样癌,3级,可以ER(-),可以存在p53基因突变,且不同的分子分型对预后及治疗存在不同的预示作用。此外,杨教授提到目前基于高通量数据分析结果,基于分子分型不同将子宫内膜癌分为POLE、微卫星不稳定、低拷贝变异及高拷贝变异型,但该分型也存在一些问题,如临床医生比较关心的POLE突变型是否需要辅助治疗等等。杨教授还提到尽管高级别子宫内膜样癌有较明确的分子分型,却也存在异质性;目前PD-L1免疫治疗对PD-L1阳性的诊断要求在子宫内膜癌中尚无统一标准,其与抗体种类、诊断的病理学家等都存在一定的相关性。由此可见,肿瘤治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屏幕快照 2019-09-08 下午7.15.17.png

    王华英教授:子宫内膜癌的术后辅助治疗

    接着,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王华英教授给我们带来的是“子宫内膜癌术后辅助治疗”的新进展。王教授首先根据子宫内膜癌的危险因素提出了目前存在争议的术后辅助治疗策略及其相关对临床试验。首先,对于Ⅰ~Ⅱ期内膜癌,有2~3个高危因素(年龄>60岁、深肌层浸润、G3、LVSI阳性)的患者,建议术后辅助放疗,且阴道后装治疗较盆腔外照射可明显降低局部复发率,延长患者生存期,但增加辅助化疗对患者获益微小。另外,对于Ⅲ~Ⅳ期患者,术后辅助放化疗相对单纯放疗,可以改善高危患者5年总生存及无复发生存率,且化疗方案首选TC,其次为AP或TAP;期间,王教授还分享了自己的研究结果,对于晚期的内膜癌,同步放化疗联合化疗治疗效果最优。最后,王教授告诉大家早期EC术后给予孕激素辅助治疗,不能降低患者的复发风险及死亡风险,故而不推荐使用。此外,除常规病理外,分子病理将成为EC术后辅助治疗的重要依据。 

    图片18.png

    吴小华教授:外阴癌的诊治规范

    最后,应昨日与会人员对外阴癌手术学习的热情,吴小华教授就“外阴癌的诊治规范”展开了精彩的演说。首先,吴教授用图片向大家准确的展示了外阴癌FIGO分期和TNM分期的病变累及范围及浸润深度,然后由浅入深的讲述了外阴癌的手术治疗原则,相应的淋巴结切除清扫方式,及术后辅助治疗策略等。吴教授告诉大家应尽可能在初次手术时达到足够安全的手术切缘(1~2cm),若手术切缘接近或阳性,则考虑再次切除以达到更宽的切缘,亦可选择术后局部放疗;深度应达到泌尿生殖膈水平。此外在考虑后续手术决策时,应包括淋巴结状态等危险因素,对于术后需要EBRT及化疗的腹股沟淋巴结转移的患者,再次切除切缘接近或阳性的外阴肿瘤可能无临床获益。淋巴结状态及切缘情况是决定术后辅助放化疗的重要因素,若切缘阳性,则术后需辅助放化疗。最后,吴主任提出在我们中心,开放式行腹股沟横切口和外阴癌根治术术后伤口愈合很好,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几乎没有遇到过术后伤口不愈合的情况,因而鼓励大家要放开手,大胆去做!得到了在场所有学员的积极认可!

    主持人风采

    1567941447225425.png

    现场花絮

    1567941636831139.png1567941636876971.png1567941637182590.png屏幕快照 2019-09-08 下午7.20.53.png1567941638493512.png1567941636154016.png

    粉红丝带,乳房关爱,乳腺癌防治月系列活动>>>查看详情




    上一篇:【第二十一届现代妇科肿瘤临床诊疗规范与进展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